红霖县主说云翩跹红颜薄命,可还没等红霖县主将剑刺到云翩跹的胸膛,就有人先将剑刺到红霖县主的胸膛了。

  直觉胸口一阵刺痛,红霖县主低下头来,看了自己胸口,见一把剑从背后将自己胸膛刺穿。接着那把剑被人从背后拔了出来,红霖县主吐了一口血,倒在了地上……

  云翩跹还以为,自己就要死了,可没有想到红霖县主死在了自己面前。红霖县主倒下之后,见李长安一身血站在自己面前。

  红霖县主一倒下来,武临候就冲了过来,将红霖县主抱在怀里“霖儿!”

  这女人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红颜薄命,好在这个时候,自己的父亲还陪在自己身边“爹爹,女儿不行了,女儿死了之后,爹爹可否把女儿葬在母亲身边?”

  “傻孩子,你瞎说什么?你怎么会死呢?”

  李长安那一剑可是刺中了红霖县主的心脏,要想活下去,是不可能的。李长安此时开口说了实话“她一定会死,而且一刻钟内就会咽气,她生前作恶多端,死了也只能丢到乱葬岗,让豺狼分食。”

  听了李长安这话之后,武临候眼都红了“李长安,你连女人都杀,还真是恬不知耻!”

  “你女儿可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,她可是拿着剑,要杀本殿下的爱妃,二选一,本殿下只能让你女儿死!”

  这个时候,红霖县主已经说不上话来了,武临候也哭得稀里哗啦的“李二狗,你记着,老夫不会放过你的!”

  既然这个老贼不会放过自己,李长安也只能将他一块杀了,反正起兵造反本就是死罪,自己代为行刑,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。

  红霖县主的确是在武临候怀里躺了没有多久,便没了气息。武临候撕心裂肺的哭着,可李长安却没有给他机会:“武临候,你死期将至,还要反抗吗?”

  自己的女儿被李长安杀了,武临候怎么会善罢甘休“李二狗,你已经中了化功散,老夫定要你去九泉之下给霖儿赔罪!”

  言毕,武临候将红霖县主的尸体放在地上,然后起身,罢了剑“李二狗,受死吧!”

  中了化功散的确是不能运功,刚才为了云翩跹一掌打死那个宫女,虽说筋脉被扰乱了,可现在已经调理过了,可以动手脚了,李长安还真不怕武临候。

  小的时候,孟公公总是要字多练功,不能懈怠。李长安也明白了,那个时候,孟公公对自己有多用心。

  若不是先帝疑心重,早早就处置了孟公公,想必自己现在也会好好孝敬他。看到武临候的慈父面孔,李长安脑子里副线的都是孟公公的身影。

  这个大殿里有密室,还有密道通往外面,还是孟公公告诉自己的。虽说一开始的时候,自己喊孟公公为父亲,是见很不乐意的事情,可现在才明白,孟公公为自己付出了多少。

  李长安现在已经不能运功了,武临候可威震一方的诸侯,生个女儿都有男儿的血性,此时李长安可没能讨到什么便宜。

  在一旁观战的云翩跹见李长安身上渐渐有了血渍,也开始怀疑李长安是不是疯了,明明不爱自己,还要这么帮自己。

  可这大殿里已经乱成了一团,见云翩跹没有人照看,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云翩跹李长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美食供应商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云翩跹李长安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