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行宫里发生的一切,可都逃不过李长安的眼睛,李长生和迟朝颜离心这件事情,虽说自己也有推波助澜,可李长生若是没有见色起意,一个巴掌也拍不响。

  等云翩跹睡得沉了一些,李长安就去了树林里,到那里的时候,秋树已经在等着了。见李长安来了,秋树跪在地上“九千岁,您的吩咐,秋树都办好了。”

  “德妃娘娘的簪子,还真不是一般的精致,可值不少银子吧?”

  “什么都瞒不过九千岁的眼睛,德妃娘娘的簪子,还真不是一般的物件,可秋树不是为了这些身外之物,才替九千岁办事的!”秋树抬起头,一脸的赤胆忠心。

  他自然是知道,秋树当初净身的时候,差点连命都丢了,还是自己日夜照料,救了他一命。

  他虽然逃过了净身,可太监的苦,他比谁都懂。他之前之所以能找到那个地方,还因为来苍云山的时候,被先皇当成活靶子,教李长生练射箭。

  差点被李长生一箭射死,先皇说他忠勇可嘉,赏了他一个桃子。那是东宫出事之后,他第一次吃到这么好的东西,却是因为这个,才获得的赏赐。

  还真是可笑,他跑到林子哭,大声叫喊,宣泄了一通。打算回来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迷路了。

  误打误撞,走到了瀑布那里,孟公公带人找了自己一夜。直到第二天,自己才从林子里走出来的。想到这些,李长安这心里,又是一阵耻辱和恨。

  这个时候,他可不愿意让秋树看到自己这个样子,别过身去“夜深了,你该回去了,不然那个病秧子皇帝,该起疑了。”

  李长生虽然是为了报恩,才留在李长生身边的,可是他也害怕,被李长生识破,把自己的小命送了,立马就离开了。

  第二天清晨,云翩跹做在秋千上,李长安在后面推着她,倒是开心得不行。偏偏瞧见不远处的迟朝颜,一脸的愁容,看样子,李长生那个病秧子,还真的偷腥,临幸了迟朝颜宫里的婢女。

  这种事情,若是换了自己,心里也不舒坦。她本想去和迟朝颜说说话的,可李长安好似会读心术一般“娘子,别去了,留一点颜面给德妃娘娘。”

  这个李长安,还真是可怕,要是针对自己了,还得了?她就算心思都在他身上,她还是害怕,毕竟他可不是什么善类。

  她这里,算是岁月静好,可迟朝颜那边,可就不一样了。有一个春风满面的女子,长得有几分娇媚,正笑呵呵的跟在李长生身边。

  李长生看了周遭一眼,发现她和李长安了,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,看了蒹葭一眼。蒹葭先是一惊,然后就松开了李长生。

  自从迟朝颜入宫以来,这迟家,可别提有多凤光了。李长生昨夜临幸迟朝颜宫里侍女的事情,今早就传开了,迟朝颜脸上,自然是没有多少笑意的。

  这个死男人,还真是够渣的,若是换了自己,绝对没收他出轨的工具。撇下蒹葭之后,李长生便走了过来,云翩跹从秋千上下来,本想跪下来行礼的,李长安却拉着她“地上凉,给为夫站好!”

&em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云翩跹李长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美食供应商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云翩跹李长安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