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野外,还是大白天,古人也这么开放的么?她此时也不知道,要怎么回答他,便假装咳了两声,果然,他也就不追问了。

  本来是很轻松的气氛,偏偏被李长安搞成了这样,云翩跹也很无奈,立马趟了下来,闭上眼。

  李长安也知道,她这是在逃避自己的问题,也就任由她如此了。再次睁开眼,已经接近黄昏了。

  他们自然是往回走了,回到行宫的时候,已经有一堆人在坐着看夕阳了。他们也加入了,无意间,云翩跹还瞧见了云如鸿和萧瑟瑟挨得很近。

  云家也就云如鸿一个好人,云如鸿若能和萧瑟瑟开花结果,云翩跹也很欣慰。到了晚宴的时候,云翩跹瞧着迟朝颜,好似很不开心的模样,就问了李长安一句“德妃娘娘怎么了?”

  “你还记得,今天早上的时候,德妃娘娘摔破皮了,皇上都没有过问么?”

  “可跹儿记得,皇上后来还专程过去看了德妃娘娘一眼。”

  “那你可知道,皇上看望德妃娘娘的时候,瞧上迟夕颜身边的宫女蒹葭了,晚上还要蒹葭侍寝?”

  “什么?”

  云翩跹还真是不敢相信,一个病弱少年郎,居然还有心思拈花惹草。李长安看得出来,云翩跹在想什么“你觉得,他是真的病了么?”

  她瞧了李长生一眼,这家伙面色苍白,时不时还能听到他的咳嗽声“一副白斩鸡的模样,还能是装出来的?”

  “娘子是不知道,自从立妃之后,尝过那味道,这病秧子就跟脱缰野马似的,还以为本座不知道,还真是够嫩的。”

  她的丈夫,这嗜好还真是够可以,居然盯着这事不放。可想想,自己第一眼看见李长生的时候,他可不像个病秧子,自己还真是差点被他给骗了。

  还没等她开口,李长安就叹了一口气“为夫怎么说,都是李长生的堂兄,快三十岁了,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味道,是不是很可笑?”

  他这是在暗示自己,要与他圆房了,她立马指着舞台一个正在唱歌的官家小姐“相公,你听听,这嗓子甜的,要是给相公唱小夜曲儿,得多安神呀!”

  见云翩跹在装傻,李长安伸手,将她的小脸别了过来,赏了一个吻。“啵”一声,全场人都看了过来。

  云翩跹都吓出一身冷汗了,可李长安却跟个没事人一般“黄莺小姐在唱曲儿,你们不好好听听,都看过来做什么?”

  他还真是有脸了,大庭广众之下,赏自己一个比人家姑娘歌声还要响亮的吻,还好意思问别人,看过来做什么?

  这脸皮,还真是够可以的,刀枪不入,做防弹衣,想必效果不错。她脸红得跟什么似的,本想离席的,可自己腰间多了一只大手。

  他还真是霸道,明明知道,自己是大内总管,这么做,只会让别人看笑话罢了。她想扯下他的大手,可他一用力,自己记忆跌进他怀里了。

  “相公,别闹!”

  “为夫没有闹,你要是想圆房,怎么现在就回房去,要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云翩跹李长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美食供应商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云翩跹李长安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