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作死上,李长安还是不太懂女人的,她还想看云如烟出来之后,怎么面对众人,可是李长安却拉着她往外面走。

  可是她还是不太乐意离开,见此,李长安低下头来,贴着她耳朵“娘子若是对这种事情好奇,回府之后,为夫可以手把手教你!”

  还真是磨死人不偿命,听着这低音炮,云翩跹都酥了,可是她才没有那么傻,会着这假太监的道。她此时心都沦陷了,身子可不能沦陷,自然是不敢接话,立马跟着他回了千岁府。

  回去之后,倒是觉得有一丝丝的尴尬,毕竟自己老是忘不掉他在梅林里说的话。好在这个假太监不记得那句话了,回来之后,比谁都要安分。

  第二天醒来,云翩跹还没有用早膳,就听到底下的丫鬟婆子在嚼舌头根子。说的是昨夜在宁王府发生的事情,虽说宁王妃让人都把话憋回肚子里了,可李长安就是希望,宁王府的负面消息传出去。

  不但命人将云如烟会让李苟且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,而且连迟锦黛虐·待仙逝嫡妻遗孤的消息,也是传得沸沸扬扬。

  都说人言可畏,这些事情,传出去了之后,经过多人之口,有心之人的添油加醋,这些事情,更是夸大了,什么版本的都有。

  宁王府那边,此时还真是头都疼了,若是纳了云如烟为侧妃,就等于坐实了李和云如烟苟且一事。若是不纳侧妃,还真会让自己在贵圈中失了脸面。

  对于此事,李一口咬定,是云如烟来招惹自己,神不知鬼不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宁王妃知道,李心思都在云翩跹身上,这事定是被云家那丫头下药了,让人去检查了小屋里的酒杯,还真发现了不该有的东西。

  掌事婆婆来禀告的时候,宁王妃气得将自己最爱用来喝汤的玉盏都砸了“这下贱的云家人,怎么能如此?”

  “王妃,那这侧妃还要纳么?”

  “那天李长安在,估计这消息就是这个阉人放出去的,不纳侧妃,能行么?”

  “王妃,事已至此,您就消消气吧!”

  “怎么消气?本王妃本就看不上云家,走了一个云翩跹,又来一个云如烟,还真是跟一块狗皮膏药似的,怎么都甩不掉!”

  看着自家王妃这般伤神,掌事婆婆也想替主子分忧,可这事就是死局,没有破解之法,也只能闭嘴了。

  自从昨夜回了云家之后,云高星知道,自己的女儿,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,就将云如烟关在了柴房里。今早去上朝的时候,可是受尽了白眼,就连宁王,都是用鼻孔看自己的。

  受了一堆白眼之后,回到云家,云高星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,拿着鞭子,就去了柴房。听到和这个消息,迟锦黛都吓坏了,立马跟了过去。

  云如鸿今天去萧家,还没进门,就听到了这事,觉得脸上无光,立马就返回云家了。刚进家门,就听到自己的父亲要打死妹妹的消息,立马赶了过去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云翩跹李长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美食供应商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云翩跹李长安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