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世上就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,即便是双生儿,也会不一样。李长安就算能力再大,找到一个容貌相似的人,也不可能会一样。

  还没等李长安回话,阿蓝嘴角一勾,带着挑衅意味“皇后娘娘倒是和阿蓝的爱妻挺像的。”

  “阿蓝,你要敢打跹儿的主意,朕定将你挫骨扬灰!”

  “皇上,您的软肋还真是太明显了,您带着皇后娘娘去南疆,更是错误的选择。”

  “朕当然知道,梁国那边可不只有张国仲这么一个狠角色。”

  言毕,李长安的神色都变了,他还记得,当年有人告诉自己,张国仲长子的软肋,自己才能斩杀他于千军万马之中。

  直到现在,李长安都不知道,那个帮了的自己的人是谁。张国仲的长子死了之后,得利的也只有两个人,张国仲的庶子张永昌,还有梁国的皇帝。

  无论那个人是其中的任何一个,都不是省油的灯。此时张国仲已经死了,想必那个人就要出来了,等自己到南疆之后,或许就能够知晓了。

  他往空茶盏里倒了两杯茶“阿蓝,这茶水的温度现在刚好,你来品品。”

  阿蓝是阶下囚,李长安还这么大费周章的让阿辽留下来,阿蓝也知道是为了什么。既然李长安这般客套,阿蓝也不好打他的脸,走了过去,坐在一旁。

  饮了一杯温茶“本来阿蓝还以为,这茶只有热腾腾的才好喝呢,没有想到这个温度的茶,居然能这般回甘无穷。”

  “所以人世间有很多事和物都不是我们想的那样。”

  “皇上,那您眼中的梁国,是什么样的?”

  阿蓝还没答应李长安,便开始问李长安关于梁国的印象,李长安也没多想“内忧外患。”

  “这外患自然是直君安国了,这内忧呢?”

  “张家,还有皇帝穆宜。”

  在阿蓝眼里,这穆宜也是个没有主见的皇帝,和李长生之前的处境相差无几。张家把持了朝政,虽说张国仲死了,可还有一个张永昌。

  李长安的回答很是合阿蓝的意,阿蓝帮他斟了茶“英雄所见略同,皇上,您也知道,阿蓝是梁国人,是不会背叛自己的祖国,您要阿蓝帮您,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  “可你身上有一半是君安国的血脉,不是吗?”

  李长安话一出,阿蓝脸色就变了,自己隐瞒了这么多年的身世,居然被李长安查到了。

  阿蓝还没开口回应,李长安便喝了他斟的茶“别这么大惊小怪的,朕想要知道的事情就没有能瞒得住的。”

  自信也好,自负也好,李长安都是挖出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。此时阿蓝也不否认“既然皇上知道阿蓝的身世,应该也知道阿蓝的母亲是君安国罪臣之后吧?”

  “那又如何?太祖皇帝当政最后那几年,是先皇把持朝政,就是朕的父亲仁德太子都被杀害了,别说是你外祖父了!”

  “皇上是要为阿蓝外祖父平反,来拉拢阿蓝?”

  “也不是拉拢,只是该给那些清白的人一个安宁了。”

  “人都死了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云翩跹李长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美食供应商只为原作者佚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佚名并收藏云翩跹李长安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