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显之也觉得大妹妹谢映慧留在报恩寺东门外的这处小宅里养伤,有些委屈了。

  这宅子不但地方狭小,离城也有一段距离。将来谢映慧搬回来住了,无论是继续找永宁长公主府的太医复诊,还是另寻一位大夫治伤,都很是不便。若说这里有什么好处,大概就只有清静这一条了吧?可珍珠桥的谢家大宅占地颇广,家里人口又少,哪里就不够清静了呢?若是兄妹几个全都搬回去,起码请太医、请大夫、抓药什么的,都便宜许多。

  当初他们兄妹几个之所以不住珍珠桥,是为了避开平南伯府的骚扰。如今平南伯府自顾不暇,估计也腾不出手来寻他们晦气了。就算平南伯府真的派了人上门,凭谢家如今的处境,难道还叫不来官差赶人么?平南伯府虽然姓曹,但眼下全京城谁不知道他们已被曹氏家族厌弃,早就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?

  谢显之想了想,对谢慕林道:“你们姐妹几个是该搬回去的,可我……当初父亲有吩咐,让我在考取举人功名前,不得入京城大门,如今我连县试都还没过呢,这……会不会有些不合适?”

  谢慕林忍不住哂道:“大哥,你就别死脑筋了。爹爹人在北平呢,他能管得了你进不进京城?况且他不让你进京城,是怕你被曹家人欺负。可你都跟曹文泰打过几回交道了,跟马二公子交情也不错,曹文泰便是看在长公主府的面上,都不会对你做什么。曹文衡更是自身难保,天知道要多久以后,才能走出家门欺负别人?依我看,短时间内大哥在京城里都应该是安全的。家里人多,只要你没事不出门,估计也遇不上什么危险。

  “而我们就算搬回了珍珠桥,也不会久留的。等大姐的伤势再好一些,可以在路上撑住半个月的时候,我们就能走了。难道你还想一个人待在这座小宅里?那曹家还回来的那些产业、财物,你是打算叫我一个人负责接收和整理吗?可别开玩笑,我对你们这一房的东西,可是一点儿都不知道的!”

  谢显之听得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二妹妹别恼,我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。”想了想,他确实不该把那些归还的产业全都推给妹妹们处置,自己却躲在城外享清闲。大妹妹有伤在身,三妹妹是个糊涂人,二妹妹要照顾两个姐妹,要安置那些谢家旧人,还要再料理曹家归还的产业——她就是个铁打的,也经不住这样的劳累呀!

  他是长子,当然该挑起自己的责任来。

  于是谢显之便与谢慕林商议,明日先接回谢映慧,然后征求她的意见,若她不反对,他们兄妹四个就搬回珍珠桥去休养些日子。曹家归还的那些产业,他们必须得先料理一番,才能放心离开。那些店铺、田庄什么的固然是囫囵回来了,可里头值钱的物事估计是一点儿不剩了。承恩侯府既然薅过一轮羊毛,还能让他们占什么便宜吗?

  谢慕林点头同意,她还表示:“我们得挑选出一部分产业来,比如地段特别好,容易做生意的,又或是能给我们家眼下的商号中人带来方便的,其余的完全可以处理掉,卖给与我们家交好的人。这样我们既可以积累下一笔资金,能让爹爹在北平能过得宽松些,又或是让家里人的日子宽裕一点,又能省却了无人经营的烦恼。反正我们召回来的谢家旧人,没多少是愿意留在京中做事的。与其另外找人去打理那些产业,倒不如将它们折成银子算了。”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慕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美食供应商只为原作者Loeva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eva并收藏慕林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