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柳枝香在司徒府上发生的种种,武明道再也不吱声了——

  身临其境,换位立场,才发现对于别人的人生,你没有尝试,就没有任何资格去评价。

  武明道终于明白了,为何这柳枝香的冤魂会如此疯狂和肆虐,原不过还是应了那句老话,冤有头债有主,这司徒府上下都对她不公,她落魄的时候,连个下人都可以跟她使绊子,掉脸子。

  那一日,这这二夫人贴身侍从,又在作精刁难柳枝香。

  寒冬腊月,柳枝香被罚,跪在这西院大门口,柳枝香被人揭了一副,青丝薄缕,那薄薄的一层亵衣,除了不能御寒,简直就是羞辱女子的低等混账行为。

  二房并出面这种惩罚人的场合,一来是为了日后自己好金蝉脱壳,给自己留住了余地;二来,这种场合,根本就不需要自己来出面,自己的下人便轻轻松松就能够给解决。

  而跪倒在西院大门口的柳枝香,对于这种侮辱和作践自己的行为,早已经见怪不怪了,虽是愤恨,脸上却显得几分麻木,那冻得浑身瑟瑟发抖的身子骨,越发柔弱。

  二房授意,这天门女子天生好皮相,如不是这长生不老的身姿,青春永准的容貌,司徒勋怎么可能如此看好眼前的女子呢?

  二房大概是因为自己年岁增长,保不住的青春容颜,司徒勋愈加不喜欢来她房里,她把这一切都归罪与自己年岁渐长,青春流逝。

  而看到这些年,容貌丝毫没有发生改变的柳枝香,越发的嫉妒和愤恨。

  二房的因嫉生恨,早已经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……

  又是一日司徒勋外出办事,公婆也趁着这个时机道寺庙烧香拜服,修养身心。

  这府中,代王不在,猴子称霸,二房可不就趁着这个时机要把这柳枝香给解决了。

  她根本不晓得,这个时机的柳枝香已经怀有三甲,虽然没有显怀,但是却是的的确确还有身孕。

  柳枝香几次流产,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,这深宅大院中,要想活命,就要学会闭嘴和三缄其口。

  明知道有些事情,一旦走露了风声,就会给自己招来祸患,自己还一次孕不易,之前几个孩子流产,她难过却无力反抗,而这一次自己说什么也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。

  就是这样一个弱女子,怀孕三甲,却一个下人罚在了雪地里,身覆薄缕,若不是柳枝香运气而生,利用自己的灵气,护着自己府中胎儿,缓缓送入暖气其中,不让自己的孩子受到半点惊吓,只怕这腹中的胎儿又要不保。

  绝没想,这二房的人欺人太甚,简直是无法无天。

  一个丫鬟白了,一手抱着暖炉,倚着门框,旁边下人还端着杏干和龙眼,低等下人一边拨着桂圆,一手一手喂着二房贴身侍妾……

  由此可见,这权门之地多么不公平,下人高高在上,被人服侍;主子受辱,跪倒在大门之外,司徒府上下金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。

  一个下人罢了,只是跟对了主子,就可以活得如此体面,而一个主子又如何?若是没权没势没背景,就剩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美食供应商只为原作者莫晓苏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晓苏并收藏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最新章节